窯匠之愛

窯匠之愛3

明君打電話來約我去散步。
櫻花正盛開,木蘭也怒放,草地上綴滿點點黃色的蒲公英花。放眼望去,陽光普照,一片春天繽紛燦爛的氣息。
我們的談話內容,卻跟這美麗的景致大相逕庭──明君正在辦理離婚。
「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,我作出這個痛苦的決定。」明君幽幽地說。我拍拍她的肩,一時不知該怎麼回應。說不上驚訝,因為太了解她一路走來的艱辛,若換成其他女人,早就遠走高飛了。但是基於她對基督徒價值觀的堅守,這個決定,也確實有點突兀。

“過渡期”遙無期
跟明君相識有二十年了,幾乎跟她的婚姻一樣久。自從認識她以來,我就知道是她在一手撐起他們的家。外人看來,以為她是悍妻,錢管得緊。其實我知道:她完全是不得已。明君結婚時,堅峰是一個尚未拿到學位的哲學家,擁有滿腔的熱血、滿腦子的主意,自視甚高,覺得自己是做大事的人。我們這幫朋友,一開始也樂觀其成,覺得堅峰有分析、思辨的能力,滿腹經綸,又長得一表人才、高壯挺拔,假以時日,一定能出人頭地。
那時明君雖然已經碩士畢業,但是兩個孩子接連到來,她無暇也無心入社會為自己的事業打拼。母親這份職務,不就是二十四小時、全年無休的工作了嗎?「再熬一會兒吧!」明君跟我們說,「堅峰的論文快寫完了,應該就快畢業了。」言下之意,等到堅峰拿到學位、找份工作,他們就會苦盡甘來。
於是,在這段「過度時期」,他們一家四口生活上大大小小的開銷,全靠明君多年來的積蓄,以及後來她父親過世之後,所留下的遺產。坐吃總會山空,難怪明君打從結婚起,就過著縮衣節食、精打細算的簡樸日子。
我們這群女性朋友,有時看不過去,也會替她打抱不平:
「憑什麼都要拿妳的錢?那可是妳爸留下來給妳的,應該當成私房錢才對!」、「再怎麼說,堅峰這個作丈夫的,也應該肩負養家的責任吧?」
「會的、會的!」明君總會為丈夫辯護,「等他畢業找到工作,就靠他了。」在她的想法中,夫妻是一體,錢財是身外之物,她不論擁有什麼,都是上帝給他們一家人一起花用的。我們一聽,只能噤聲,除了佩服她對丈夫的愛之外,更為自己作為女人的那一點小心眼,以及求保障的安全感感到汗顏。
後來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外調到比利時,離開了瑞士。有好長一段時間跟明君只靠電郵聯繫。短短的問候語中,彼此都避免提到經濟、收入等等敏感又太過私人的問題。我屈指算算,這下他們的女兒都快十歲了,想必堅峰也早闖出一個名堂來了吧?沒想到的是:趁一次出差回瑞士的機會,我們再度相聚。促膝長談的結果,才在明君支支吾吾的對答中聽出,原來堅峰還是一事無成。更有甚者,他連學位也放棄了!聽說是跟教授鬧得不愉快、意見相左,他索性掉頭走人,畢業考都沒去參加。
「妳怎麼說呢?」我問明君。
「我支持他。那教授的想法確實有問題,我也不希望堅峰為了一紙畢業證書向他妥協。」
「明君啊!妳怎麼這麼天真啊?」我這個在商場打滾多年的生意人,想破腦袋都理不清她的邏輯。「妳得替自己和孩子想想吧?堅峰現在高不成低不就的,年紀也不小了,一點工作經驗也沒有,你們家打算喝西北風啊?」
「堅峰有許多企劃,他需要時間做準備。」明君總是這麼全力支持丈夫。
「他這麼單打獨鬥,要是不成功,怎麼辦?」
「我相信只要他盡心去做,上帝一定會替他開路的。」明君回答。又是一句話把我市儈的口給封住。這位朋友的信心,再一次把我打敗。
他們繼續在花明君的積蓄。我實在佩服這女人的耐心和理財能力!出差結束,我整裝回比利時。這次和明君一別,又是好幾年。再次聽到她的消息,情況竟然出現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。

通牒後見真目
去年底的某一天,我打開電郵箱,赫然發現一封堅峰寄來的信,洋洋灑灑寫了十三頁,全部在控訴明君的不是:說她不順服、脾氣暴躁、紅杏出牆…。我驚訝不已,與其說是因為信的內容,不如說因為堅峰寄這封信的舉動!他筆下毫不留情,一點也不顧夫妻的情面,把明君描寫得非常不堪。作為明君多年的好友,知道她一路走來的想法與心態,我對信裡的一面之辭滿腹狐疑。果然,在跟明君求證之後,確定堅峰的指控完全是捕風捉影。
真為明君感到心疼!她告訴我:在所有的積蓄、遺產花得所剩無幾之後,堅峰還是沒有任何動靜。最後在銀行戶頭只剩下兩百瑞郎的情況下,明君狠不下心撇下一家大小的生計不管,遂硬著頭皮寄出履歷,向一家公司毛遂自薦。
「上帝是信實的,你只要願意做,就會有出路。」明君還是不忘向她的神獻上感謝。「當天我就收到回音,一個禮拜之後面試,兩個星期之後便開始正式上班。」
明君在工作上表現得有聲有色,憑著一股熱忱,以及積極、認真、謹慎的態度,讓她在工作三年之後獲得升遷。這時,她也終於看清丈夫眼高手低、只說不做的性格。那許許多多他承諾的計畫方案,全都半途而廢、有始無終。她給堅峰下了一個最後通牒,要求他在一年之內,亦即兒子中學畢業之前,不論工資的多寡,都必須去找份工作,為家庭盡一份責任與義務。否則,只好請他搬家。
這份最後通牒引來堅峰一連串的懷疑。他認定明君會有勇氣跟他切割,背後一定另有男人在主使──她的情人!他們一對早就陰謀算計好,要把他趕出家門,好讓那男人搬進來。於是他開始偷看明君的日記、筆記本、信件…。明君只要一出門,他就懷疑她是去與情人幽會。還偷偷抄下車子的公里數,好推斷她可能跑去的地方。
明君在多次解釋卻不得其門而入之後,決定不再替自己辯護。她知道自己問心無愧;她出門,是去賺一份辛苦錢好養活一家人。

神愛裡蒙保守
明君坐在我面前,很平靜地說著,偶而還露出微笑;而我,眼淚卻一滴一滴地掉了下來。「明君啊、明君!這些年,妳是怎麼熬過來的?現在又怎麼笑得出來?」
「他會變成這個樣子,我也要負一部分的責任。」她說。「如果我當年一開始就堅持他得賺錢養家,也許他還會有機會。現在他已經半百了,半百的社會新鮮人,當然會害怕、驚慌。」
「天啊!那是他自己好吃懶做的結果好不好!」我實在嚥不下這口氣。
「我相信這也不是他自己樂見的發展。是我讓他有機會一年一年這麼拖下去。其實,我很可憐他。」
「拜託!妳可憐可憐妳自己好不好?二十年耶!青春、錢財全部賠進去了,給他做牛做馬、燒飯洗衣、帶孩子做家事,他不僅不說一聲謝謝,到頭來還反咬妳一口!」
「不知道自己被愛,難道不可憐?」明君說。「他一直埋怨沒機遇、不被社會、別人了解與肯定。我為他做的一切,他完全看不到。」
「這種人,妳早在十年前就該離開他了!」
「他不知道自己被愛、被賦予許多天份和機會;我不願意像他,我知道自己被愛,被保守和看顧。」
「算了吧!他給了妳什麼疼惜?更不用說絲毫的照顧了,妳就不要再替他說好話了!」
「我不是說他,我是說上帝!」
「妳…怎麼…?」我實在很想說:妳遇人不淑,遭到這麼不合理的對待、有這麼大的損失,責怪上帝都來不及,怎麼還說被祂保守看顧?!
「所有這些經歷,造就今天的我。」明君還是一臉平靜,「妳想我為什麼沒有崩潰?」「只能說是奇蹟。」我語帶諷刺。
「沒錯!」她竟然贊同。「確實是奇蹟。不要以為我沒有掙扎。這二十年來,我唯一的依靠,真的只有上帝。多少夜裡,我跪下來跟上帝央求、討公道,企圖在讀經禱告中尋求亮光與慰藉。而神也確實給了我深刻的安慰。雖然幸福美滿婚姻的夢想破滅了,但是祂讓我們有房子住、有車子開、賜給我一份工作,還給了我一對健康懂事、成熟敬虔的好兒女。就像當年以色列人在沙漠裡行走了四十年,衣服沒有穿破、雙腳沒有走腫。不論是物質上或屬靈上,我不斷經歷上帝賜下的嗎哪,是祂的手扶持著我一路走來。這份與主親密的關係,外人難以理解,卻是我不致崩潰瓦解的主要原因。現在的我,知道我信的是誰。上帝不是一個抽象、遙不可及,或不可捉摸的存在,更不是喜怒無常的審判官;祂充滿仁慈與恩典,我相信祂對我的人生有一個完美的計畫,這份認知,是過去二十多年來最大的收穫。」

狀況中有恩典
怎麼這些在常人眼中理所當然的物質需求,轉到明君眼裡,全都變成恩典了?我還想辯論,還好即時想到:我應該是來雪中送炭,不是來火上添油的。
「那妳怎麼還是決定離婚呢?」我沒說出口的是:基督徒不是都應該維持一份好的婚姻,才能做好的見證嗎?這個問題確實困擾我,不問不行!
「妳相信上帝會用『狀況』來帶領你嗎?我相信。上帝愛我,也愛堅峰。他希望我們有豐盛充實的生命。但是這麼一個只有我一人獨撐的局面,不是祂設計婚姻的美意。在這樣不健全、不平衡的關係中,我們會彼此羈絆、也會阻礙彼此的成長。」明君深吸一口氣之後繼續說,「我覺得再繼續姑息、縱容下去,堅峰終會一事無成,所有他具有的才能和稟賦,都會被全部埋沒掉。我本來希望那個最後通牒,能讓他清醒、振作,沒想到竟導致他到處散播謠言,說我的壞話,在孩子面前抹黑我,企圖讓我的家人與朋友遠離──他內心的邪惡顯露無疑。上帝鑑察人心,知道我們行事的動機。有時候,情況的發展能讓你看清真相、幫助你決定前面的道路。」明君說這話時,眼裡沒有怒,也沒有淚,「我不能顛倒是非,把錯的事當成對的。再這樣下去,只會兩敗俱傷!」
「堅峰實在太可惡了!」我又忍不住打抱不平。
「我衷心祝福他,希望他能找到勇氣和決心來改變自己的人生。其他的,用不著去計較。」
「我只希望妳一定要好好的!」我的眼眶又開始濕了。
「會的!」明君牽住我的手,「丈夫也許不可靠,但是上帝絕對可靠!」
「妳也未免太愛上帝了吧?」我試著開玩笑。
「是祂先愛我,否則,我哪會有愛的能力?」

挫敗下得祝福
婚姻需要二人一起經營,若其中一人不願伏在神的心意之下,只靠另一半退譲獨撐,實難以成就神對婚姻祝福的美意。
我想起在毗努伊勒跟上帝摔跤的雅各。明君誠然也在毗努伊勒的路上遇見了神,並一路被祂陶塑。雖然在世人眼中,「妳相信上帝會用『狀況』來帶領你嗎?我相信。上帝愛我,也愛堅峰。他希望我們有豐盛充實的生命。但是這麼一個只有我一人獨撐的局面,不是祂設計婚姻的美意。在這樣不健全、不平衡的關係中,我們會彼此羈絆、也會阻礙彼此的成長。」明君深吸一口氣之後繼續說,「我覺得再繼續姑息、縱容下去,堅峰終會一事無成,所有他具有的才能和稟賦,都會被全部埋沒掉。我本來希望那個最後通牒,能讓他清醒、振作,沒想到竟導致他到處散播謠言,說我的壞話,在孩子面前抹黑我,企圖讓我的家人與朋友遠離──他內心的邪惡顯露無疑。上帝鑑察人心,知道我們行事的動機。有時候,情況的發展能讓你看清真相、幫助你決定前面的道路。」明君說這話時,眼裡沒有怒,也沒有淚,「我不能顛倒是非,把錯的事當成對的。再這樣下去,只會兩敗俱傷!」
「堅峰實在太可惡了!」我又忍不住打抱不平。
「我衷心祝福他,希望他能找到勇氣和決心來改變自己的人生。其他的,用不著去計較。」
「我只希望妳一定要好好的!」我的眼眶又開始濕了。
「會的!」明君牽住我的手,「丈夫也許不可靠,但是上帝絕對可靠!」
「妳也未免太愛上帝了吧?」我試著開玩笑。
「是祂先愛我,否則,我哪會有愛的能力?」

挫敗下得祝福
婚姻需要二人一起經營,若其中一人不願伏在神的心意之下,只靠另一半退譲獨撐,實難以成就神對婚姻祝福的美意。
我想起在毗努伊勒跟上帝摔跤的雅各。明君誠然也在毗努伊勒的路上遇見了神,並一路被祂陶塑。雖然在世人眼中,她從這段婚姻空手而回,但她卻深刻經歷了神的愛,使她不但沒有因生命中的挫敗與損失而苦毒、絕望,灰心喪志,反而讓她在愛主的同時,擁有了饒恕和愛人的能力。這正是最大的祝福!
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。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。」(哈3:17-18 )這正是最大的祝福!
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。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。」(哈3:17-18 )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