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聖經》裡的古老醫學

114pic2-2《聖經》里的古老医学

別以爲《聖經》只是一部神學寶典,人們從其中也能窺出古代先民對醫學的一些認知與治則。不過迥異於其它醫學流派的起源(先朝各族裔在長期生活實踐中所摸索出的經驗),它卻是源自於希伯來人所信奉的神,耶和華,直接曉諭的。這與宗教信仰密切相關的醫學,在起初之時就已臻成熟完善,大部分的醫事都是經由祭司來施行的,從而不同於由職業醫師來操守執行的普通的醫流。

舊約裡的醫學指導
現在的一般傳統觀念,認為西方醫学,起源於古希臘的希波克拉底大夫,以至于他被尊称為“醫學之父”,距今已逾2400年。但是舊約聖經,開篇頭五卷的作者摩西,比他要早上千多年。摩西是一個猶太部落的酋長類人物,受到了上帝的召喚,赴尼羅河畔,帶領了幾百萬為奴的民眾走出埃及,進入西奈半島的沙漠曠野。在這輾轉浪跡的四十年中,記載下了神的一些曉諭来規範以色列人,内中所涉及的醫療部分即便在今日看來,仍不失爲現代醫學指導的意義,令人嘆奇。
其中比較著名的有下面幾項—
「安息日」制度的設立:即每個星期只工作六天,第七天歇著。它開了後代社會每週末公休一天(現已兩天)的普世勞動法之先河。並且成爲了世界三大宗教– 基督教、伊斯蘭教、猶太教,均要在安息日裡到教堂寺廟做禮拜這個聖俗的源頭。其實它更早的起源是受啓示於上帝太初締造世界時,花了六日的功夫、第七日安歇了的模本。所以人類也應當在這一天不做工,只來敬拜感念上帝的偉大作爲,同時自身得以小憩,可以休養生息恢復體力,以利重新開始下一週的勞作。
行「割禮」的儀式:即男新生兒在第八天時,革除陰莖上的包皮。這是舊約,上帝對以色列選民在信仰實踐的一項標誌,作爲立約守約的象徵,但在現實生活中,卻具有防止性病傳播等方面的益處。根據近代流行病學的調查,猶太族裔陰莖癌與子宮頸癌的發病率甚低,究其原因,推測可能與他們切除了包皮、減少了“藏污納垢”。那爲什麽選擇在出生以後的第八日辦這樁事兒呢?晚近有生理學研究顯示,這時人體内凝血因子濃度竟是一生當中最高峰的時期,陰莖頭部的神經尚未發育完全,切時的疼痛輕微,也最有利於手術後的止血修復。
食物衛生法規:《舊約》不厭其煩地詳細劃分了哪些動物屬於潔淨的,可以食其肉;哪些則是不乾淨的,肉不能吃。最爲眾所周知的是禁食豬肉與血液,因前者歸類於污穢的動物,或許與其是雜食活物、生活環境骯髒有關;後者則被釋義為“內中含有生命”,所以不可吞食。這就是猶太人和穆斯林至今皆不吃豬肉的習俗由來,亞伯拉罕是這倆族裔的共同祖先,所以信徒均遵循此道。基督教由於在新約中得了上帝的進一步啓示,除卻了這一忌諱,故可以食豬肉等,唯吃血仍不開禁。這些規矩為後世的食品衛生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礎。此外,也警告了牛和羊的油脂是不可吃的,只在獻祭時作為火祭貢品燃燒之,發出馨香的氣味。這就是讓人勿攝食高脂肪類,以免引起血脂高及繼而發生的心腦血管疾病等。這正是現代醫學近些年來才發現的,油脂致病原因,教人恍然大悟其個中機理,原來《聖經》早就叫人防患於未然了。
衛生與預防醫學:當時凡是病人所穿用、沾過的東西,可能會傳播疾疫,故在社區與家庭中要實行嚴格的消毒、衛生防範,及時的隔離、檢疫,燙洗、焚毀患者的衣服和用品等。要徹底擦洗和煙熏病人的房間,醫患雙方均要不斷的仔細洗刷潔身。尤其是在痲瘋症、淋病等病患群的隔離與露營等方面,他們的保護措施很是先進發達,成爲了現代公共衛生學的雛形與先聲。據統計,《舊約》中光是涉及到公共醫療的原則規定,就達613條之多!
   戰地救護與防疫:在古代的血腥肉搏戰中,役後如何處理屍首、防止外來病菌的傳染,是一門大學問。猶太人在每次戰鬥結束後,兵士必須先洗淨自己的盔甲戰袍、刀劍器皿等,嚴防將搏殺中染上的對方的細菌帶囘自家部落。並且要將俘獲的人與物一併用水沖洗清潔,那些能耐熱的戰利品還要經火消毒。日常排泄物與糞便等,則要集中掩埋在遠離營區的地方,免得引發傳染病。凡接觸過死屍的人,更得徹底自潔之後,方能返回營帳。
  月經與分娩衛生:女人在月經期間要避免跟男人同房,男子若是沾了經血就視爲不潔淨,有損於雙方的健康。因性事不節而犯了戒規,須立即清潔自體。孕婦臨盆亦有衛生條例遵循,分娩後也有“坐月子”風俗,與中國的老傳統如出一轍,只不過生男孩的要待滿33天,生女孩的加倍至66天,以確保產褥期母嬰安康。就是現今審視這些條規都蠻科學的,不啻為和諧性生活、婦幼保健等方面的先驅。

其來有自的疫病及醫療技術
  此外,不難發現人類當前的一些常見病,早在那個時代就已存有了,如經書中經常提及的痔瘡、疥、牛皮癬、大麻風、瘧疾、癱子、血漏等。與今有些不同的是,那時痔瘡似乎是一種極恐怖的疾恙。耶和華在擊打猶太之敵時,就是使他們突生了痔瘡,“全城上下一片哀號”,痛苦不堪。在懲處苦待以色列的埃及人時,也是令其人畜通體都長了“起泡的瘡”。經卷中還有關於癬與痲瘋、瘡與痲瘋區分方法的一些記述。至於眼部疾患,雖然未點出具體的病名,卻是從症狀上可以呼之欲出。像以撒年邁時,老眼昏花,啥也看不見,其次子雅各就鑽這個空子,騙得了他的祝福、攫取了長子的繼承權。以現代的診斷,以撒定是患了重度白內障。《新約》中尚有罹患血漏 (子宮出血)的女人,她偷偷摸了一把耶穌的衣角,即刻獲得了痊癒。這路加福音的作者本身是位醫生,所以文中夾有不少的醫學術語,讓人於今讀來亦能感到,在疾病的種類上,同樣顯示了“日光之下,並無新事” 。
至於醫療技術方面的記載,粗計有光照法、清洗法、內服外敷藥,以及用油脂與綳帶治療皮膚損傷、骨折等。甚至還有類似人工呼吸急救的雛影:先知以利沙對著剛斷氣的小孩口對口、眼對眼等救治,使他復蘇了。此外,希伯來人亦很通曉亡者遺體的防腐處理技藝,例如,雅各的屍身被用香料熏了40日才入殮,400年後由他的子孫後人帶出埃及,運囘迦南地的祖墳安葬,這均是當時了不起的科學技術。

敬畏上帝的奇妙
綜上所述,顯而易見,人類最早的醫藥科學,有些確是來自上帝的直接指示,通過祂所選擇的猶太人傳世,造福於萬邦。這些醫技在那個洪荒時代顯得如此的先進。儘管古人並不深諳其義,但是三千多年後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,包括醫學家在內的都驚異不已,感慨敬佩,不由人不發自內心肅然起敬,畏懼這位偉大的造物主。上帝實在是太奇妙了!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