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彩返回

雲彩返回3

我曾經作過少年的綺麗夢,走過青年時的叛逆期,迷失在罪惡的深淵,觸摸過耶穌奇妙的大愛,最後走上全時間服事上帝的祭壇。我知道保羅說我是罪魁這句話是什麼意思,也經歷到“如今我成了何等人,都是神的恩”之刻苦銘心!

愛恨交纏的叛逆少年
從小就看著外婆虔誠的生活信仰,清早天未亮時,外婆就起身到教會參加晨禱的聚會。二十多年以來,外婆早禱的作息從未改變。然而我父母的信仰卻只是禮拜日的信徒,一至六日盡都忙著農田裡的事務,一回家就是喝得醉醺醺的,不然就是對我們兄弟姊妹大聲吼叫,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。我的童年似乎很少有平靜的夜晚。我曾求告神,『你真的愛我嗎?』若你真的聽見外婆的禱告,為何我的家如此的吵亂又貧困,我真的無法為我的父母和家裡的環境感恩。
國中畢業就夢想著將來要成為一位建築師,將來為自己建造一間又大又豪華的房子。因此就報考了一所工專學院土木工程系,希望在那裡求學圓夢,畢業出來後好好地闖一番事業。卻在那晚父親喝了一點酒,把我叫過去講了一番話…家裡沒有錢,農田需要人手…當時,我聽了父親這番話,心裡感到錯愕及難過。為什麼哥哥們都可以讀書,為什麼我不行?那晚我好難過,哭了一整夜…同學都有學校可以讀,為什麼我沒有,上帝啊!這太不公平了。
第二天早上,我向母親懇求並表達我想讀書的渴望,請母親幫我說說話,我願意用半工半讀的方式來完成自己的學業,我不會讓我的學費成為家裡的負擔,父母聽完了我的懇求,也就勉強答應了。卻沒想到,這是我人生叛逆的開始。
一讀就是六年的高中生涯,轉了三所學校。其原因是我需要錢過生活,而我又不想低頭跟父母要錢,因此在校做了許多壞事,例如:勒索同學、聚賭、詐騙同學的錢、校外偷竊、打架械鬥等等。我是學校的問題學生,是教官的頭痛人物。

世界的黑暗與耶穌的慈愛
退伍後,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名外務員。做了兩年之久,覺得薪資太少,轉換一份工作,跟朋友合夥開酒店的生意。因我的個性非常海派,又懂得與人交際,酒店的生意越來越好,沒多久就跟著朋友學做包工程的事業。加上熟識了一些政客和道上的兄弟,工程無往不利,賺了一些錢,卻不知因此把我推向黑暗罪惡的深淵。往後的日子,每晚在酒店和酒肉朋友一起吃喝玩樂,被朋友捧得高高的,越來越自以為是,也開始染上吸食毒品的習慣。漸漸地不再用心經營事業,最後酒店因經營不善而關門,工程也因沒有如期完工被迫停工,接二連三出了狀況。在種種的壓力之下,我離開台灣到日本。
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似乎我的人生到了盡頭。在陌生的環境中,仍舊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,日子一天一天的過,卻沒有方向。有熱心朋友安排一些工作,但我內心仍充滿著不安。每當夜深人靜,身心疲憊,特別害怕面對孤獨。心裡想,誰能幫助我、救我脫離現在的處境? 就在這時刻,我心情最低落之時,我耳邊好似有人向我說話:『孩子,回來吧!我愛你』。我頓時驚醒過來,是誰在跟我說話,東看西看,四處無人,可能是我太累了,因此產生了錯覺吧!心想那有可能會有人愛我,我是個無惡不做的大壞蛋。在學生時代常欺壓同學,不僅吸毒還販毒給酒店的工作人員等,還做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。這聲音又傳入我耳中,而且比先前的更清楚『孩了,回來吧!主愛你』。此刻,止不住的淚水,是桎梏已久的心,正肆意渲洩著,我是多麼渴望有人安慰我、幫助我脫離這苦境。
那晚我打一通國際電話給大哥,當時大哥是浸信會的傳道人,大哥接了我的電話,頭一句「弟弟,回來吧!耶穌愛你」,「我們每天都在為你禱告,外婆也是如此天天的在為你禱告。」天哪…我哭了,我以為我是一個沒有人愛的人,那時我能深深感受到,外婆每天禱告的神是如此地愛我。
過了一些時日,我就回台灣與大哥見面,而大哥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帶我去教會。當天晚上,我就跟著大哥去他所屬的教會參加禱告會。當牧師講完了信息,就呼籲全會眾來渴慕聖靈充滿,並向會眾說:『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裏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』(太11:28)。又說:『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,拯救靈性痛悔的人』(詩34:18)。這時我像一個身心疲憊、飄蕩已久的浪子,再也壓不住禁錮的內心那種被釋放的渴望,就大聲的開口禱告:『主啊!救我,我承認我是個大罪人,求你救我脫離內心的捆綁與控告。』就這樣,那晚我經歷到這一生前所未有的平安與喜樂。我哭了好久好久,像個孩子一樣,當時我已不在乎別人的眼光。從小到大從未有過這樣的溫暖與平安,罪惡的枷鎖盡卸,說不出的喜樂,內心的重石被拿走了。好奇妙!當我醒來時,教會空無一人,而我卻躺在講台上,看著手中的錶,時間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了。
『耶和華有憐憫,有恩典,不輕易發怒,且有豐盛的慈愛。他不長久責備,也不永遠懷怒。他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,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。天離地何等的高,他的慈愛向敬畏他的人,也是何等的大。東離西有多遠,他叫我們的過犯,離我們也有多遠』(詩103:8~12)。
回到故鄉,我的家人和朋友,都希奇我的改變,那原本無惡不做,滿口污穢的我,完全變了一個人。

信仰的昇華
在一次海外宣教的服事中,神的呼召清楚臨到。地點是中國雲南,我們到了極偏遠的山區,去關懷那裡當地的少數民族,在那裏我們作了簡單的福音佈道。佈道中主開了我的眼,看著這一群天真無邪卻又貧窮無助的孩子,我哭了,當下我跪在那地,向主禱告:『我願將我的一生獻給主用。』
短宣回台灣之後,就與妻子分享在雲南的領受。我們一起禱告,就決定出來開拓教會,聖靈帶領我全家來到桃園蘆竹,於二○○一年一月十四日創立教會。開拓教會一路並不順遂,若不是主用衪那慈愛與大能,守護帶領我的牧會,『壓傷的蘆葦,祂不折斷,將殘的燈火,祂不吹滅』(賽42:3)。關關難過,均靠主關關度過,主的愛比天高、比海深。
教會是由一群孩子所組成,主日聚會大部份是兒童與青少年,人數50~60位,其中50%的孩子來自單親或破碎的家庭。因教會的組成很特別,我曾多次禱告主:為什麼都是小孩…。成人來了,看了就走(因教會有太多需要)。對我而言,多次向主請辭這份服事,我使不上力,我牧會不下去,這功課太難了。但今日回頭看,才知這正是我最感恩的經歷,是我信仰的昇華。『主對我說,我的恩典夠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,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』(林後12:9)主的話果然應驗在我身上。
牧會期間經歷的痛苦,是我對上帝的認知不夠,以致產生信仰上的懷疑、不解,因超出了我對信仰認識的極限。教會因為沒錢付房租,多次被房東趕,每次房東來都是在主日聚會中,孩子們害怕。自己的房子被法拍,家鄉的田產也賣了,多年無薪,到處借錢來維持教會的運作。
更讓人難過的是,批評、論斷、抹黒,莫須有的罪名與控告,加上家族的不認同等…多少次看見妻子躲在房間哭泣,而我卻愛莫能助,無力安慰她。每當深夜來臨,無力承擔自己所能承受的壓力,常奪門而出,跑到大海那裏嚎啕大哭,主啊!非要這樣嗎?我終於體會到主耶穌背十字架的真實經歷了。『耶和華說,我的意念,非同你們的意念,我的道路,非同你們的道路。天怎樣高過地,照樣我的道路,高過你們的道路,我的意念,高過你們的意念。』(賽55:8~9)
這些歷練把我天然的人壓成灰塵,神又使用灰塵做成一頂華冠。感謝上帝使我信仰不斷地昇華,藉著事奉的經歷,明白主愛是何等奇妙與偉大。如今我是如此蒙恩典,能與這位創造天地全能全知的上帝同工。
現在孩子們長大了,懂得分擔教會事工,也明白自己的使命。教會青少年,每年一至二次的短宣,大陸兒童、青少年營會、泰北兒童營會與福音佈道會,每月聯結桃園原住民教會推動青少年復興運動,渴望培育更多優秀的年青人出來為主作工。

全然屬主
神的恩典奇妙,怎麼也料想不到,神竟然安排包油漆工程來支持我的教會、生活、宣教及同工費用。神把我從墮落的深淵救拔上來,又將我從黑暗的死陰之谷拯救出來,再賦予我一個有祂性情的新生命,以愛澆灌。誰能料想得到,以前的醉生夢死、渾噩度日的自己,是如何搖身一變,成了上帝能使用的器皿?如今全然屬主,此身為殿,求雲彩內住榮神,事工充滿上帝的同在。「耶和華的榮耀從基路伯那裡上升,停在門檻以上,殿內滿了雲彩,院宇也被耶和華榮耀的光輝充滿。」(結10:4)

(作者是台灣宣教神學院教牧碩士。2001年1月14日開拓雲彩教會,2003年10月加入基督教台灣貴格會。長年致力於宣教,及聯結互動關懷桃園原住民教會,並牧養造就訓練事工。現任基督教台灣貴格會雲彩教會主任牧師。)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