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第一奇書

天下第一奇書3

我曾經一直以爲,世間的書山文海中,第一奇書應當是中外妙語橫生、意味深遠的名著,或者歷屆的諾貝爾文學獎作品等。沒想到出國以後博覽了更多群書才曉得,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書籍,居然是枯燥的宗教古卷—-《聖經》。

世界之最
自以爲閱過不少各類書籍,頗汗顔在國内時從來沒有讀過這本西方的文化經典。從十年動亂紅潮中走過來的人,原也毫不懷疑當時輿論所鼓吹宣傳的那樣:《毛主席語錄》乃全球印刷和發行量第一的著作。然而眼瞅著“偉大導師”逝世不久,“紅色聖經”很快式微,“諄諄教導”束之高閣了,顯然僅是曇花一現、名噪片時。倒是《聖經》這部古訓經久不衰、紅極世代。據報道,目前它的年銷售量為五億多冊,流存在世間的約有五十億本。縱使在人口最眾、讀者最多的中國大陸,被官方查禁了近半個世紀,現今又如雨後春筍、堂而皇之地上了新華書店的貨架,在官辦、地下教會中廣爲誦讀,顯示出它的奇妙生命力,令人慨嘆。
據俺出洋後在這方面掃盲的片知,這本“天書”之所以能創下恁多的“世界之最”,絕非偶然,的確是出於信徒所曰的“係上帝所默示立定”的神書之故。這部經卷有66篇,中文標準譯本約93萬字,其中舊約部分是用希伯來文寫成,新約部分則是希臘文撰成,總共有四十幾位作者,他們出身門第迥異,上至君尊,下至漁夫,在不同的時代和地點分頭揮灑,跨越了1600年之久的時空差別,卻前呼後應、上下貫通、内容一統。沒有一般未竟長篇名著的那種“狗續貂尾”之虞,像《水滸傳》、《紅樓夢》等的後四十囘那樣,故不啻是神來之筆。所以說它的真正作者是上帝本人,只不過是藉著世人之手記錄下來而已。
近六百年前,世界上的第一本印刷品就是《聖經》,由德國的古騰堡所發明印製的,成爲現代文明史上劃時代的一件大事,奠基影響了之後所湧現出來的文藝復興、宗教改革、啟蒙時代,以及科學革命等運動。而在這活字印刷術之前,聖經經書的流傳方式,皆是由文士神甫們操筆,手工一個字一個字地抄錄下來,近代中東考古發掘出來的“死海古卷”,就確鑿明證了這一傳奇抄功的嚴謹可靠性。
“第一奇書”也奇在它是被翻譯的最多的書籍,迄今爲止已經有超過2000種語言文本,超越了種族、文化、國界,是一部為最多世人所閲讀的信仰文集。歷史上全球各國都不乏有古老的珍籍稀冊傳世,卻皆無現實意義,不外乎是純粹的神話傳說類。唯獨《聖經》是“神”所說的“話”,放之四海而皆准、流傳萬代而適時,三千年的經歷證明是經得起歲月變遷考驗的,始終如一地發揮著誨人不倦之功、拯人靈魂的非凡能力。而讀者群的文化層次和跨度亦為最廣泛,真個是“老少咸宜、雅俗共賞”,任何階層的人士均能看得懂並從中獲益。另外,這部著作也擁有著世界上最衆多的釋經書,是國人的“紅學”等註釋書籍所望塵莫及的。

多讀益善
回想敝人以前拜讀過遍數最多的書,當屬《水滸傳》了,大概不下二十遍,以至於那時候都能大段大段地背誦下來。如此諳熟該書,是因文荒時代無書可覽,只好逮著這能得手的名著私下裡反復咀嚼。而讀這書多遍,自然影響到了我抓筆塗鴉的風格,寫作文劃拉出來的東西不知不覺地“半文半白”,無形中成了一己文風的標簽;常被讀者誤認為是個“老朽”、“學究”之輩。
然這曾爛熟於我胸中的神州古典名著,讓人記得的不過是些打家劫舍的故事情節,凸顯著忠信禮義孝仁等。這跟“天下第一奇書”《聖經》裡蘊藏有人生方向、永恒真理、做人準則等,不可同日而語。國人老話兒曾說:“少(年)不看《水滸》”,大概怕的是年輕人憤世嫉俗、學著揭竿而起,天下大亂。而《聖經》則是引人歸正,導人心性向善,天下歸依基督大同,是極不一樣的。故而多多讀之益善,可以提升心性、改變生命,真是“化腐朽為神奇”,妙不可言!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