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明與黑暗的拔河

與邪靈的勢力拔河

「主啊!這是關係我的父母靈魂得救或滅亡的關鍵時刻,求你顯明大能的作為和榮耀,戰勝邪靈的勢力。否則,我的信心就要破產,盼望就要落空!」
四十年前的一個深夜,在我們新居落成,準備喬遷的前夕,發生一場我曾經歷過的最艱難的屬靈爭戰。那時我正和對敵,魔鬼撒旦的邪惡勢力,進行一場牠死我活的拔河,孤獨無助地向主耶穌發出這樣的呼求。幾個時辰後,我的父母決定不在家中安設神壇祭拜祖先亡魂和偶像。十年以後,他們決志歸信真神上帝!

新居落成,偶像入住
當我們還沒有開始享受新房子的安適歡欣的時候,撒旦魔鬼早就悄悄地聳動我的父母,計劃在新房子裏為牠安置居所了。此時,一些拜偶像的親友也適時出現,向我的父母獻策,還為他們擇定安神壇、立祖先牌位的黃道吉辰和方位。
目睹這個趨勢,我心裏極度焦急憂慮,日夜迫切禱告。同時也委婉地和父母溝通,懇切地說明拜偶像鬼魂的錯謬,唯有信耶穌得永生才是正道。沒想到他們卻冷冷的澆了我一盆水:「你拜你的上帝,我們不反對;我們拜我們的神明,與你何干?我們是理性開明的人,只是對神明和祖先表達內心的敬意和孝心罷了,不像有些人那般迷信入狂。」我心想:如果此時不設神位,他們正可藉此擺脫偶像假神的纏累與束縛,那麼要信耶穌不就少了許多阻力了嗎?可是他們卻另有盤算。我的心頓時涼了一截,信心也掉到谷底。此時除了禱告,還是禱告,我還能做甚麼呢?
在安神位的前一天,我的父母按照規矩,很虔誠地沐浴更衣,獻上豐盛的牲禮祭品,焚香膜拜,行禮如儀,許願明天清晨五時,在新房子為神明鬼魂們安設神位,永久奉祀祭拜。到這一地步,神位的安置已成定局,表明我的父母拒絕接受耶穌的救恩與永生,寧願繼續拜偶像受魔鬼的轄制。
那天晚上,父親和母親向我們幾個兄妹談論著,明天清晨安神位的事,從此神明就會保佑全家平安,凡事順利,而他們一生的辛勞,似乎立刻就要獲得報償。看到父母親難得一見的興奮欣喜的臉容,我的心越加憂愁掙扎!

緊抓不放,轉敗為勝
當夜深人靜,大家都已入睡的時候,我仍獨坐在空蕩蕩的客廳裏。窗外皎潔的月光映照在客廳牆壁上,牽引不起詩情畫意,反倒平添幾分孤單無助之感。我跪下禱告一陣子,又站起來,邊踱方步邊禱告,一會兒又跪下禱告。就像雅各當年在雅博渡口,和神的使者摔跤一樣,我用盡力氣,緊抓住神的應許,若不答應就不放過。「主啊!你看見了沒有?再過幾個小時神位就安定了,你難道不要拯救我的父母和弟弟妹妹?你不是信實又慈愛的神嗎?你怎能背棄自己的應許,不讓我的全家得救呢?你不是又真又活的神嗎?怎麼還不快行動?我這幾年熱心的事奉,愛心的付出,就這樣落空嗎?我的信心正在崩潰中,難道要我向魔鬼投降,讓牠白白得勝嗎?…」此時的心情有如千斤重擔,幾乎無力承載。最後竟然軟弱到無力禱告,只是不住地嘆息,眼淚也汨汨地流下來….
半夜已過,就在這時候,父親突然推門而出,坐在我的身旁,輕輕卻略帶顫抖地說:「我和媽媽整晚商量天亮安神位的事,心中覺得不平安,一夜都睡不著覺,現在決定不要安神位了!」爸爸的這番話,猶如晴天霹靂,震得我幾乎從椅子上跳起來!神蹟終於及時出現,我所信靠的獨一真神再次擊敗撒旦魔鬼。我立時為自己的小信認罪悔改,求神赦免,也為這件神蹟讚美主!爸媽的這個抉擇,使他們向救恩之門邁近了一步,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大步!

天父上帝,主宰拔河
我的父母一生辛勞,不為追求財富名位,而是要讓六個兒女接受良好教育,建立美滿家庭。可見得他們有著不同於世俗的智慧和價值觀。他們雖然不迷信怪力亂神,卻也不敢免俗的拜拜了五、六十年之久。現在,他們經過慎重考慮,並且虔誠的向所拜的神明許願,要在新房子裏為牠們安置居所設立祭壇,結果又反悔改變主意,那他們豈不是犯了說謊,欺騙神明的滔天大罪?如果那些神明是又真又活的話,他們的結局必定是招惹神明的忿怒,遭到天打雷劈的淒慘下場!這個因果報應關係,簡單得婦孺皆知,我的父母豈會神智不清,沒想過這個嚴重的後果,而敢冒犯神明?又是誰使他們在最後關頭懸崖勒馬,做這麼重大的決定和轉變?
七十歲那年,父親和母親及弟弟妹妹們走進教會,接受洗禮,正式歸入基督做神的兒女。十幾年前,父親還在慶祝他八十歲生日的感恩崇拜中,公開見證感謝主賜給他子孫三代二十餘人的救恩呢!如今他們兩位已經是高壽九十多歲的老人,身體衰老行動不便,不能像過去那樣到教會聚會敬拜神,但神仍賜福給他們,每天敬虔度日,樂享滿堂兒孫的孝敬和天父的祝福。
事後我仔細推敲分析,四十年前和魔鬼撒旦邪惡勢力的那場拔河,我終能勝出的原因,完全是倚靠父神的慈愛,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,以及聖靈的工作。我所信靠的是又真又活的上帝,而那些所謂「神明」,只不過是口不能言、眼不能看、耳不能聽,口中也沒有氣息的泥塑木雕偶像罷了!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