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小插曲,神國大使命

小插曲,大使命color

事情發生在2007年。
我們一直持用中華民國護照。當年,持中華民國護照行走國際,幾乎都要事前申請各國簽證。那年丈夫持工作簽證,在美國工作。十月,丈夫要離美赴法參加會議,依他的情況,必須申請申根簽證進歐洲,以及新的美簽才能返美。丈夫計畫先到墨西哥的Nogales申請新的美簽。
Nogales位於美墨邊界,離我們的住處車行三小時。美墨之間有互惠條款,由美國進入墨西哥,免簽證可停留七十二小時,是我們取得美簽最省時省事的地點。

短暫別離
第一天
清晨五點,丈夫離家。他計劃上午八點到Nogales的美國使館換發美簽,當日去回,最遲隔天返家。午後,丈夫來電。我問:「你在哪裡?幾點到家?」丈夫卻說:「美國使館要進行安全背景調查,再決定是否核發美簽。」沒有美簽,丈夫進不來美國,無法回家。當時,我僅知道他到墨西哥申請美簽,其它毫無概念,就連地名Nogales都是事後才獲知。傾刻間,我落入茫然中,對丈夫困在異鄉束手無策。傍晚,我請朋友照料年幼的兒女,準備到美墨邊境走一趟。丈夫滯留墨西哥無法歸來的消息瞬間傳開,朋友的關懷湧入,逼出我的淚水。
我一遍又一遍說服大家,我必須去Nogales,任何說詞都是贅言,理由很簡單:我要去看我的丈夫,看看他究竟怎麼樣了?
第二天
因為美墨國界的分割,Nogales小鎮變成雙子城,分屬美國和墨西哥。丈夫站在墨西哥Nogales那一邊,回望前一日的來時路,他的車子停在幾步之外,卻是在國界圍牆的另一邊。原本回家只要三小時的車程,卻卡在美國海關前,不能繼續。從美國進墨西哥,穿過國界線上的旋轉門,輕鬆進入,不見任何墨西哥官員檢查證件。不過,返回美國時就要接受美國海關的檢查,甚至在美國境內的公路上還有臨檢,務求杜絕非法者入境美國。
昨天,丈夫拿不到美簽,立刻掉入聽不懂、看不明的西班牙文世界,陌生的環境令人頓失安全感。丈夫要在墨西哥待多久?他沒有墨西哥簽證,時日一久,他會不會變成非法居留Nogales的人球?眼前盡是惹人煩的疑問與不確定。幸運的是,丈夫靠近美墨國界圍牆,我們的手機依然互通,也不必付國際漫遊費。

怎麼回事
第三天
兩位弟兄和一位姊妹和我南下Nogales。丈夫不適應墨西哥食物,腸胃不適,我為他準備簡單藥品和衣物。我的美簽依附在丈夫的工作簽證之下,為避免節外生枝,我不離境美國,委託兩位弟兄到墨西哥探望丈夫。一位弟兄邀我同行到國境之交,隔著圍牆見丈夫一面。我卻狠下心,頭也不回的開車離去。將那道分隔我們一家人的國界圍牆留在背後。不回頭是怕更多牽掛上心頭,更難捨。感謝主,兩個孩子知道爸爸不能回家,都很乖巧。
我還是要問:主啊,祢在這事的心意是什麼?
第七天
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丈夫可以返家。過去幾天,丈夫有些憂慮與不安,只能求主加添給他平安與喜樂。我開始擔心,我的美簽是否會跟著無效,我會被美國驅離出境嗎?丈夫任職的大學校長,已經指示相關人員和移民局聯繫,請他們儘快核發丈夫的簽證;有弟兄向參議員要求協助;有姐妹向專精移民法的律師請教,大家都希望丈夫早日歸來。我不斷提醒自己:要仰望主,要有信心。

君歸何期
第十四天
這是我設定丈夫歸來的日子。
學校處理相關事務的人員說,安全背景調查約兩週。一早,我就察看電郵,希望收到丈夫歸來的消息。我失望了。回想昨日,丈夫提及旅館老闆向他索取進一步的個人資料,計劃交給Mexico Border Control。丈夫已經引起Nogales當地人的注意,他沒有墨西哥簽證的隱憂又浮上心頭,他非法居留墨西哥會不會使得情況更複雜難解?充滿未知變數的等候,我的淚水哭乾好幾回,知道要信靠主,卻也不免又問:主啊!祢的心意到底為何?什麼時候才要讓丈夫回來?主啊,我是個小信的人,求你加添信心。
丈夫電郵回來一張自拍照,兒子看到照片的第一個反應是:「這是誰?」後來怯生生的問:「是爸爸嗎?」丈夫又在電話裡說他愛我。這種有分隔有阻礙的愛,不踏實,不甜蜜,只有折磨。我只想問君,歸何期?
第十五天
為了躲開墨西哥的Border Control上門找麻煩,丈夫決定換旅館,計劃日後每隔兩、三天就要另覓新住處。丈夫逐漸認識所處環境,開始到處走動。有當地人向丈夫示意,能為丈夫張羅任何東西(如,毒品、女人)。他們猜不到丈夫只想回家。丈夫的朋友Rob,認為丈夫困在墨西哥兩星期了,校方應該採取更積極的處理態度。Rob細數丈夫無法回到工作崗位,學校會失去多少款項,全州的損失有多大,以及對聯邦政府產值的影響。我們第一次發現丈夫這麼值錢。Rob交遊廣闊,有意利用他的媒體影響力,引起社會大眾注意,促成丈夫早日歸來。對於這建議,我們心裡不平安,直接婉拒,不過他已經連絡上國土安全局負責該事務的主管,從此丈夫可以直接與這位主管對話。在這之前,我們不曉得自己有機會和這麼大的官接觸。

眼光轉移
第 二十天
丈夫與移民局、國土安全局多次電郵往來,發現他滯留墨西哥根本就是一場烏龍。我們的護照上清楚寫著Republic of China,卻被當初的承辦人員誤認為People’s Republic of China,造成丈夫需要受到更進一步的背景調查,衍生出這次意外。雖然明白是一場誤會,但是丈夫的資料、證件已經在部門間公文旅行,無法即刻取得。丈夫的歸期仍然未卜。丈夫在墨西哥有更多讀經禱告的時間,與主親近,常常與我分享經文。他越來越清楚這次意外是一次信心的操練。過去,我們知道要“相信”主,卻不曾真正“信靠”主,這次我們學習全心仰望主,將勞苦與重擔都交託給主,不為明日憂慮。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;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(太6:34)。原來信靠就是交託。感謝主垂聽我們的禱告,加添我們信心,學會全心仰望祂,不再憂慮。丈夫在Nogales越久,與當地華人接觸越深,對他們的負擔越重,希望他們能聽到福音。
第二十二天
一早,牧師來電話,他說:「我們要去Nogales接妳先生回來。」
丈夫滯留墨西哥,牧師一直是最關心我們、最鼓勵丈夫的人,也是最了解丈夫有家歸不得情況的人。可是,牧師此時怎麼莫名奇妙的,突然說要去接丈夫回來?
事情其實是這樣:牧師知道丈夫想傳福音給Nogales的華人,便計劃當天與黃弟兄南下和丈夫同工,將福音傳給那裡的華人。牧師也對丈夫說「我們要去Nogales接你回來」。丈夫聽到這話,也和我一樣,無言以對。我們都希望丈夫早日回來,可是他沒有美簽,沒辦法回家啊。近午,我又接到牧師的電話,他說黃弟兄今日無法成行,隔天上午才出發。下午四點多,我如常處理丈夫的電郵。一開信箱竟然是美國移民局的通知,叫丈夫翌日去領美簽。
丈夫要回家了。

快傳福音!
第二十三天
如牧師所言,他們真的到Nogales接丈夫回來。
上午八點一過,丈夫就取得他等待已久的美簽,隨後和牧師、黃弟兄一起將福音的種子撒向Nogales的華人。傍晚,丈夫通過攔阻他回家的美國海關,越過隔絕我們的美墨圍牆。丈夫説他天天在墨西哥望向美國,想像每道擋下他視線的牆,背後是怎樣的風景,現在他終於見到這些市容街貌,而且就要回家,和家人相聚。丈夫說,主對他的要求其實不多,就是希望他能將福音帶給Nogales的華人。還笑說,如果他早點明白主的心意,把福音傳給Nogales的華人,或許早就回家了。是否真的如此?只有將來見主面時,再問吧!
這是丈夫第一次向家人朋友以外的人傳福音,主給了我們如此特別又難忘的第一次。

2 Comments

  1. Lshiong

    可否将过期的飞扬杂志制作成app?这可使更多人有机会读到许多激励人心的见证,主內弟兄姐妹也可得着许多宝贵灵粮。本来是非常喜爱您们的传扬杂志,但是身在马来西亚,无法拿到您们的杂志,希望您们可以考虑这小小的建议,愿神赐福您們,谢谢!

    Reply
    1. 飛揚編輯部門

      Lshiong平安,

      非常謝謝您的回應。
      您的建議我們會考慮。目前就請您和朋友上我們的網站閱讀和瀏覽了。
      謝謝您的關注。願神祝福您。 飛揚編輯部門 上

      Reply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